驼腰门户网站

您所在的位置:驼腰门户网站>健康养生>「国外博彩是做什么的」上市2年业绩下降变亏损 网达软件IPO是否财务造假

「国外博彩是做什么的」上市2年业绩下降变亏损 网达软件IPO是否财务造假

发布于:2020-01-11 14:03:58 点击:4848

「国外博彩是做什么的」上市2年业绩下降变亏损 网达软件IPO是否财务造假

国外博彩是做什么的,上市2年业绩持续下降变亏损 网达软件IPO是否财务造假?

文/梧桐枫年

网达软件(603189)2016年9月14日上市,上市当年扣非归母净利润就比2015年下降12.17%,2017年又比2016年下降57.28%,2018年度就直接亏损了!

2019年5月22日,网达软件(603189)收到上交所年报问询函,对公司业绩持续下滑、募集资金投资项目、产业园项目建设等进行问询,要求公司在5月29日前进行回复并披露。

然而,网达软件仅在5月29日申请了延期披露,便没了下文。

到6月30日,一个多月过去了,网达软件还没有披露年报回询函的回复。不知道是问题敏感不方便回复,还是问题明显实在没法回复。

一、上市3年业绩年年下滑,第三年已亏损

网达软件,全称上海网达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属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公司基于两大核心技术“移动互联网多媒体运营管理平台”和“移动终端虚拟操作系统”,为客户提供软件定制开发及相关运营支撑服务和客户端推广服务。2015年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07亿元,归母净利润7326万元,扣非归母净利润6979万元。

在上市当年即2016年,网达软件便出现了利润下滑,之后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网达软件上市的2016年,公司实现归母扣非净利润6129.88万元,同比2015年减少了849.04万、降幅为12.17%;次年,即2017年,公司实现归母扣非净利润2618.59万,同比2016年减少了3511.29万、降幅高达57.28%;而在上市之后的第三年,也就是2018年,网达软件亏损309.92万。

上市前业绩持续增长,上市后业绩年年下滑甚至亏损。网达软件在IPO申报期冲业绩的可能性很大。

业绩大幅下滑的首要原因,便是公司毛利率断崖式的下降。

如上图所示,上市前公司稳定在超过60%的毛利率,在近两年断崖式的下降,每年的降幅都在10个百分点左右。2018年,网达软件的综合毛利率只有41.69%,相比IPO申报期下降了超过20个百分点。

对此,在2018年年报中,公司解释道——公司为了推进全国化战略继续开展各省市业务拓展,在重庆、四川、海南、西藏、宁夏、甘肃、天津等地前期投入的建设成本增大,导致本期成本、费用上升。而这样的解释,对于如此大幅度下滑的产品盈利能力,显然十分的牵强。

对此,上交所的年报问询函也对此问题进行了关注,不过由于网达软件并未披露对年报问询函的回复,所以也无从进一步查证此问题。

二、应收账款占营收比重持续上升,严重依赖赊销冲业绩

相比于跌跌不休的净利润,网达软件的营业收入在上市之后也是出现了明显的下滑。

上市之后的2017-2018年,网达软件营业收入明显下滑,低于了2015和2016年。

不过,营业收入下滑的同时,公司应收账款却持续稳定增长。

如图所示,网达软件的应收账款规模不断增加,2013年仅为6548.76万,到2018年,增加到了16715.37万,净增加超过1亿;其占收入比重也是,在2013年仅为40.59%,2014年上升到47.23%,2015年到53.19%,2016年到53.48%,2017年到66.19%,2018年达到了82.83%。足以见得,网达软件对赊销的依赖越来越严重。

再看应收账款的账龄分布。

从应收账款账龄分布可以看出,网达软件以前期间欠款积压日益严重,1年以内应收账款金额占比逐渐下降,而1年以上的老欠款金额越来越大、意味着其越来越难收回。

而那些日益难以回收的老欠款,正是以前年度(特别是IPO申报期)营业收入的重要贡献。而主要依靠赊销而来的业绩,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可持续性也难以被保证,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公司分别计提坏账准备456.70万元、700.55万元、870.98万元,这也是网达软件上市之后业绩持续下滑的原因之一。

三、单一客户严重依赖

网达软件主营的移动互联网软件定制开发和运营服务,其主要的客户是电信运营商、媒体企业和金融机构等,因行业特点和业务分布,网达软件的客户集中度较高。在招股说明书中,网达软件介绍中国移动是其第一大客户,不过公司正努力的开拓新客户,因此不存在对单一客户的依赖过大。

然而,这样的说辞在上市之后便被直接“打脸”。

上市之后,网达软件来自于前五名客户的收入贡献金额依然很高,占总收入比重也日益增加。特别是2018年,网达软件前五大客户贡献了16968.14万的营业收入,占公司总收入比重高达84.08%。

而其中,第一大客户成为了绝对的核心。

对第一大客户,网达软件实现了12597.39万元的营业收入,占总收入比重62.42%。而2016年度、2017年度,第一大客户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5.63%、32.30%。足以见得,网达软件对该客户极度依赖,而且2018年的依赖度比2017年接近上升了1倍。

而这一问题,也被交易所关注到,在年报问询函中提及。

由于网达软件并未披露其年报问询函的回复,该问题也不得而知。

四、营收滞涨、利润下降,期间费用逆势增长

2018年网达软件实现营业收入2.02亿元,相比2017年只增长2.64%,然而,在产品盈利能力持续下降,毛利率降至历史最低水平的同时,网达软件的期间费用却逆势增长。

2018年发生销售费用1473.98万,同比增长14.43%;发生管理费用3040.86万,同比增长45.89%;发生研发费用4825.18万,同比增长44.33%——收入同比基本持平、毛利同比有所下降的同时,网达软件的期间费用却是纷纷大涨,显得十分异常。

五、研发人员平均年薪酬只有3.4万元,研发费用构成异常

笔者整理了期间费用中各类职工年度薪酬,结合人员结构分布,计算得出了网达软件各类员工的人均薪酬。

这样的计算结果让人大吃一惊。网达软件研发人员人均年工资仅3.4万!

网达软件公司的注册地是在上海,2018年上海年平均工资是7.8万,而网达软件研发人员的工资尚不足平均工资的一半!

要知道,网达软件一直以强大的研发能力自诩,2018年公司拥有研发人员1103人,超过9成的员工研发人员,相比2017年也增加了261人。如此大规模的研发团队,却拿着人均3.4万的工资;相比于管理人员人均31.57万的年收入,不知道研发团队的员工们作何感想。

其次是销售人员,2018年销售人员人均工资18.87万,相比于2017年增加了5.14万,增幅达到37.4%。要知道,销售人员的工资通常都是与销售收入密切相关的。而2018年网达软件的收入同比仅增加了2.64%,销售人员的收入却大涨了37.4%,也远远超过了研发人员的收入增长。

看来,网达软件更爱销售人员而不是研发人员。

再看网达软件的研发费用。

除了低到不行的研发人员工资,研发费用的构成与变化也是很特别。

调研试验费2017年发生131.27万,2018年却仅有1.05万,尚不足上年的零头;而咨询培训费却从2017年的2.88万增长到了2018年的561.71万。这意味着,网达软件2018年几乎没有开展什么调研和试验,而是大量的去外面接受咨询、接受培训。

而这样的研发,又是何种操作?研发的意义何在呢?

网达软件的研发实力恐怕要打一个问号!

六、贷款用于购买理财产品

网达软件2016年9月上市时募集资金净额是3.7735亿元。2015年-2018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都是正的,4年合计流入1.62亿元,公司也没有大额的投资,应该说公司的资金整体比较宽裕。

2017和2018年,公司闲置的自有资金和募集资金还购买了理财产品,可见网达软件是一家不缺钱的公司。

然而就是这么一家不缺钱的公司,却在2018年的第四季度去银行贷了款。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11月27日,网达软件召开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公司申请银行综合授信额度的议案。为了优化资金运用,网达软件拟向民生银行申请综合授信业务,额度不超过1亿元。

而财务数据显示,也就是在2018年第四季度,网达软件从民生银行取得了5000万元的流动资金贷款;同时,在2018年确认了21.93万元的利息支出。

同样也是在2018年的第四季度,网达软件在民生银行购买了2.1亿的理财产品,均为银行协定存款。

结合前文关于申请银行授信的议案,网达软件是在2018年11月27日通过的议案审议,也就是说其取得银行贷款是在11月27日之后的事情。网达软件在11月27日之后取得了5000万的银行贷款,转身便在12月28日去民生银行购买了1.2亿的理财产品。

种种迹象表明,网达软件在2018年第四季度从民生银行贷款5000万,直接用于了在民生银行购买1.2亿的理财产品。

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否网达软件与银行之间有什么潜在的合同安排或者其他的限制性用途?年报问询函也关注到了此事。

仅3年,网达软件的业绩年年下滑,到2018年已亏损。上市前大量依靠赊销而冲的业绩,在上市后也随着应收账款持续坏账而接连暴露。毛利率持续大幅下降、期间费用逆势增长、过度依赖单一客户,更有着年薪只有3.4万元的研发人员。网达软件上市3年,业绩严重变脸。网达软件是2016年1月27日过会的,笔者认为,公司很可能在2014年、2015年及2016年上半年为IPO过会并顺利获得IPO核准批文,而虚构了部分收入、通过其他主体分担了部分成本、费用,财务造假嫌疑大!笔者还注意到,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蒋宏业先生,1972年出生,持有公司43.21%的股份,公司上市前及上市后至今,蒋宏业只担任公司董事、战略总监,而一直让第二大股东、1976年出生的冯达先生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这也是一大异常之处。         

面对接连出现的问题,交易所对网达软件发来了年报问询函。至今,一个月过去了,却不见公司披露年报问询函的回复。

3年前的上市,是“错误”还是“运气”?